政府购买服务不会有很大压力

2021-04-25 20:33

海口市120急救中心相关负责人认为,这起事件反映出了一个比较矛盾的患者选择权问题。据介绍,为方便调度,海口120急救中心接警了解到病人住处、病情等情况后,一般会按照就近、就急、就能力、就病人意愿的顺位原则,优先调配该中心直属的急救站及院前急救网络车辆。对于患者的转运去向,会将病人对医院的选择意愿放在首位。特殊情况,如病人意识不清或者无家人陪护时,可考虑调度最近的、有救治能力的医院救护车。他无奈地告诉记者:“现在往往病人及其家属都希望选择大医院,最后原则常常变成第一原则,而大医院的抢救室床位常常会告急,这不利于急病患者的抢救。”

“系统有设定,如果判定为骚扰和恶意电话,系统会自动屏蔽。”指挥调度中心相关负责人无奈地说,“但我们也不敢‘锁’太久,万一这些骚扰号码以后真的要求救呢。”

“120吗?南沙路有个女孩摔倒了,你们快来啊!”接警后,海口市120急救中心赶到现场后,只见女孩仅仅是脚踝处蹭破了皮,医护人员们出了一趟空车。

骚扰电话加重调度中心工作负担,而无效电话则导致出空车,加重了海口120急救医护人员的工作负担。欧阳洁淼告诉记者,目前海口120急救中心一天接到300多个求救电话,但其中有效的出车只有70多次。

目前,我国针对急救医疗服务管理的规范性文件较少,国家级的急救立法也处于摸索阶段。2011年,《院前医疗急救管理办法》曾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,但至今没有下文。

“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。”欧阳洁淼说,去年海口市120急救中心车辆出诊1.58万次,跑空832次。

“你看,从9时14分至9时18分,短短4分钟,这个号码为18308925xxx的手机整整打了5次120,要不不说话,要不就说不舒服,但就是不肯说地址。”指着电脑屏幕,接警员符晶告诉记者,从今年3月10日至7月17日,这个手机号码总共拨打了40多次120急救电话,全部为无效电话。

在今年海南省两会上,省人民医院院长李灼日等省人大代表建议,依托市县人民医院120急救中心为中心,建立东西南北四点急救站的农村120急救网络。同时,各市县政府应对120急救医务人员给予定岗定编和运行经费保障。根据120网络需要,由省政府统一加强各市县农村急救站基础设备建设,添置救护车及抢救设备。省卫生部门对农村120医护人员进行定期培训,提高他们的业务素质。

要改变目前120急救系统的困境,业内人士认为,首先是各医院和急救中心要舍得投入资金,提高急救医生的待遇,使急救事业留得住人,同时也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团队中。

目前我省农村120急诊服务状况存在诸多问题。比如,农村地区120网络建设落后。全省各市县仅有市县级120急救中心承担急救任务,且市县120急救中心医务人员缺少,救护车及各类车载抢救设备都配备不足。面对地广、面大的农村边远地区,仅有市县级120急救中心已不能满足广大农村群众对院前急救的需求。农村边远地区高危产妇、重症患者多,病情危急,市县120急救中心出车距离长,急救车到达农村边远地区时间普遍在30分钟以上,常常错失黄金救助时间。

“但是,这仅仅是一项通行的做法,并未上升到法规层面。该负责人认为,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,就是出台相关的急救法规。

去年8月,海口网友“海口雷锋”因母亲摔倒,拨打120求助。120随后告知,离事发地点最近的救护车正在执行任务,会借调离其住处较近的海南农垦总局医院东湖院区(以下简称农垦东湖医院)的救护车。农垦东湖医院救护车赶到后,拒绝了患者去海口市人民医院的要求。无奈,“海口雷锋”再次拨打120,这才如愿。之后,“海口雷锋”发微博反映此事。由此引起了社会对海口120急救调度能力的质疑。

“骚扰电话太多了!”7月17日,在海口市120急救中心,一提起这个话题,3名正在值班的接警员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“人员车辆设备缺乏的问题已引起海口市委、市政府的重视。”欧阳洁淼告诉记者,目前海口已出台相关规定以提高急救从业人员待遇,同时在资金上也加大了对急救医疗体系建设的投入。

除了医院和急救中心的自我努力外,政府更应承担起重任,加大对急救事业的投入。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、中国医院管理协会急救中心(站)管理分会副主任委员吕传柱曾表示:“急救本身就应该是百分之百的政府职能,不应用市场经济的手段来解决。119救火不要钱,120救人为什么要钱?”他说,澳大利亚采取的方式是在收取水电费时加收一澳币,用作急救基金。我国未必能照搬这种做法,但可以借鉴。“我不认为这是一笔庞大的投入。以海口市120急救中心为例,每年平均出诊量是7000人次-1万人次,以每个病人每次平均花费180元来算,政府购买服务不会有很大压力。”

据省卫生厅最近一次统计,截至2012年7月,除海口外,全省其他17个市县均已设立急救医疗农村乡镇试点,共计47个。

海口市120急救中心相关负责人说,海口市120指挥中心在美兰机场设立的急救站,也是在探索农村院前服务体系。但受制于人员和设备,目前海口地区农村急救工作仍“力不从心”。

“骚扰和恶意电话对急救中心的正常工作形成了极大的干扰。”在电脑记录统计表上,记者看到,从2011年1月1日至2013年7月17日,被系统认定为骚扰和无效的电话记录总共有112页,4015条。